大叉不叉×

重力に囚われず飛翔する完全な自由

半袖半领半衣装:

最近快猝死了我要发泄一下……长图注意。我非常怀疑死屋之鼠的颜值与审美

蘋果牙🍎:

文豪ストレイドッグス 楽描手帖,人物初期设定图…怎么说呢首领和中也的初设差点没笑死我😂😂

森井熊猫子:

请大家花几秒钟转一下,这是一个普通的反派,同伴弃他而去,骗来的下属天天散发狗粮,工作中被扒衣服还惨遭红酒瓶砸头、捆绑play,被迫陪黑帮老大赌钱,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看起来很正常的少年,却在工作中惨遭灭口,只能独自一人伸张正义,向无穷无尽强的飞起的主角众进行不可能胜利的斗争。每转发一次,他就能晚1s被可怕的正派破格。请大家献出一份爱心,认为脏了自己手的可以不转。

吃我安利啊:

第不知道多少届父子大战开始



小时候年少无知的我,喝了一次羊奶

那个臊味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吃我安利啊:

關於葉子父親節禮物的記録報告


啊…好熱………我已經是條鹹魚了………………鹹魚到打字輸入法都懶得切回簡體了

【无授权】【Doctor Who】Finding You and Losing Us (D/M)

A Leap of Faith:

Finding You andLosing Us


KateSmithNoble


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956966


Rating: TeenAnd Up Audiences


ArchiveWarnings: Graphic Depictions Of ViolenceMajor Character Death


Category:M/M


Fandom: DoctorWho (2005)


Relationship:Tenth Doctor/The Master (Simm)


Characters:Tenth Doctor, The Master (Simm)


AdditionalTags:Fluff and Angst


Language:English


Stats:Published:2013-09-06Words:2208 Chapters:1/1


Summary:


Doctor/Master... Doctor正在一个看起来不宜居住的星球上修理他亲爱的TARDIS,这时有人敲了敲他的门。


Notes:


AUTHOR'S NOTE: Idon't own any Doctor Who character.
WARNINGS: Angst..a little bit fluff, but you will possibly hate me if Thoscheiis your OTP (as it is mine) . Blood..pain...major character death.. Don'tforget the Kleenex-box.


 


 


“所以我们现在在哪儿呢,辣妹?”Doctor一边问TARDIS一边在控制台上跳着舞。


她一言不发地让某个Filogian星系上的小行星显形了。


“选得好,亲爱的。附近没什么人,我也有时间来修理你了。”时间领主评论道,打开一个舱口找出多余电线。


他又一次独自旅行了,幸运的是,这不是他为之烦恼的日子。


他的飞船微弱的哼声让他平静下来,修理了更多的电路。


为了活动更自如,他脱下夹克,穿着白衬衫继续工作。


其实这是个不怎么样的主意,因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,都无法再除掉那些液压油了。等修理结束的时候,他的衬衫布满了油渍。


他叹口气,转身回房间,就在这时他听见了。就连TARDIS也不再轻哼,他清楚地听见前门微弱的叩击声。


这行星廖无人烟。


又一声叩击。


Doctor在他的衬衫上蹭了蹭手,走向门口。


他缓慢又疑虑地打开了它。


 


门外没人。他走出去寻找他的访客,此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脚腕。


他迅速转过身,看见一个男人坐在门边,虚弱地靠着蓝盒子。


“Hey Theet…你猜到没……我没死。”那男人开口,他轻笑起来,又因此开始了一阵咳嗽。


很显然他没力气举起手,咯出的血正流下他的下巴。


他苦涩地笑着:“还没呢。”


震惊冲刷过Doctor的身体,他胸腔里有什么东西收紧了,呼吸也变得颤抖起来。


那男人有一头金色的短发,穿着一身黑。即使是这么糟糕的状况,他也不会认错。


 


是Master。


他立即跪在他最好的朋友身边,从他脸上擦去血迹。


那时间领主的脸上满是创伤和淤痕,眼睛周围一片青紫。


Master朝Doctor伸出手,痛苦地呻吟着。


他只来得及在白色布料上留下一个血印,然后他的手就又掉回他的膝盖上。


“我觉得我需要一个医生(Doctor)。”


”发生什么了……“Doctor一边问一边检查他的心跳脉搏。只有一个心脏还在跳,而且根本算不上稳定的心跳。


“哦你知道的……毁了几个反应器,被抓住了,他们折磨了我几个礼拜,然后把我扔在这星球上等死。你是在找我还是我就是这么走运?!”Master回答。


更像是耳语。


“走运可不是我现在能用来形容你的词。你能站起来吗?我得把你弄到TARDIS里去。”


“我看起来像是能的样子吗?”


“说实话……不……如果我抱你过去的话会很疼……不过我好像也没有别的选择了。”Doctor把手穿到那消瘦的躯体之下。


他们肯定也没给他什么食物,因为他无非只剩些皮骨,年轻的时间领主能轻而易举地抬起他。


他尽快走着,没让臂膀间的人经受一点颠簸。他径直走向医务室。TARDIS已经挪动了它的位置,现在正紧连着控制室。


 


把Master放在检查台上后,他立即开始开启各种机器,努力忽视手上的血迹。


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取出了一瓶Master的血液——他这里一直都有,并开始给他输血。他们一起旅行了那么久,久到能想到为他们两个人留一些库存血。


他听见他的朋友咯出更多的血,双手因为那血涌的声音愈加颤抖。


Doctor快速地抬起他的病人的头免得他被自己的血呛死,望着他的眼睛:


“你干嘛不直接重生,也省得我看见你这副样子。”


Koschei的嘴角构出他一贯的诡笑,头向后仰,闭上眼睛无力地回答:“喔Doctor,但这身体那么帅我还以为你也喜欢。我想留着它。”


“别开玩笑了Kosch!你现在就要死了……重生吧(justregenerate)……如果你要像在勇士号上那样和我玩游戏……”Doctor皱眉。


Master再次睁开眼睛,尽力


他叹气:“我没玩什么游戏……我试过……”他因为疼痛呻吟起来,Doctor正在他的胸膛上击打着,试图重启他的左心,“重生……如你所见没能成功……”


Doctor的拳头凝固在了空气中,双眼震惊地睁大了,他的双腿一下子站不稳,不得不抓住台子才没能倒在地上。


他感到他的眼睛开始灼痛,但他还是从双唇间挤出了一个颤巍巍的问题。


“你……不能……重生?”


“惊喜吧,惊喜吧……”Master以气声答道。就算被痛打、弱小到像个小孩他还是不忘讽刺,一如既往。


“不不不不不不不……你不能再在我面前死掉了,Kosch。你听见我说的了吗。你敢死试试看”Theta的声音充满了恐惧。


他在医疗室四处跑着,拽出针筒、药瓶、绷带和剪刀。


“不在我的日程表上……而且谁敢违背他的医生(Doctor)啊?……”他的朋友这么回复。


Doctor跳回台子边,开始用剪刀剪开Master的红衬衫和黑色的套头衫,直到他能去除所有的衣料。


“我以为剥掉我的衣服是你救了我之后的计划呢,不过既然你坚持……”他的病人嘟囔着。


“也许过会儿吧你这个傻瓜……而且我说了别开玩笑了……”Doctor回答,因他胸膛上满目遍及的伤痕倒抽一口气。


三分之一的皮肤不是被烧伤就是没有了,剩下的则布满了青紫的淤痕,从它们的分布来看,大多数肋骨肯定也已经断了。


他开始用颤抖的手清创。


如果他能止住出血,那他或许也能重启第二颗心脏。但如果……


Theta感到有眼泪流过脸颊。


有一根主动脉受损了,机体无法代偿。他曾在30世纪买了一个音速的什么东西可以用来缝合伤口……在哪儿……他飞快地打开几个橱柜,在他找到它的那刻,他听见……


 


高调的警报音长鸣。


Doctor转过身,奔向检查台。


“不……不是现在。你答应过的!”他绝望地大喊。他跳坐到台子上,开始口对口的人工呼吸,将氧气过继到Koschei的肺里,同时开始给两个心脏做复苏。


监控仪发出哔哔的声音,示意一颗心脏出现了一瞬间的跳动,但是又失败了。


Theta视野模糊地转身拿起他的设备。


他打开一个药瓶,用针管从里面抽了几毫升清亮的液体,把针头刺进Master的右心,推入,将肾上腺素注射进衰竭的器官。


他手下的身体起伏一下,Koschei长吸了一口气。


“Rassilon啊那是什么?”那虚弱的时间领主呻吟着问。


“肾上腺素你这个傻子……你的两颗心都停跳了……我以为……我以为你走了……”Doctor回答,弯下身,将他们的额头靠在一起。


Master抬起手,抹去Doctor的眼泪,把他拉入一个轻柔的吻。


“我觉得我还在出血。”Koschei说。


“啊……对啊……”Theta回复,拿出他刚刚在寻找的音速装置。


他打开设备,一碰到动脉上的伤口,肌层就开始愈合,主要的循环系统恢复了。


出血止住了,Doctor跳下台子,相信一切都能好转。但Koschei突然尖叫起来,一只手覆上他的胸口。


“什么?怎么了?告诉我!”Doctor问。


“左心……有一根断掉的肋骨穿过去了……右边的也受伤了,但还在跳。”Master轻声回答。


“不……”Doctor小声说道,闭上眼睛,攥紧了拳头。


“Doctor……”


“不,闭嘴……一定还有什么……让我想想。”


“别……”


“闭嘴!”


年轻的时间领主开始踱步,双手捋着头发。


Koschei安静下来,凝视着天花板。


几乎是一分钟之后,Doctor停下了开始大笑。


“哦Rassilon,多简单啊。”他走进台子,握住Master的手。


“你不能重生……但是我可以……”


他的眼睛闪烁着主动重生的能量。


“不别这么做……”Koschei明白了他的搭档想要做什么。


“我还有三次……我会没事的……如果我能把能量过度给你然后重点修复损伤的心脏……”


“我说了不行!”Koschei大喊,推开他,补充道:“你不知道这会耗掉多少能量。我不会让你因为我存活的渺小机会就杀掉你自己。”


“为什么?几次重生之前你想夺走我的身体来救自己——”Doctor愤怒地说。


“而我现在不想要了。”Master打断他,粗重地喘息着。


显示器上波峰越来越弱。


 


Doctor站在他挚爱的Koschei身边,想着强迫让他接受。


他只有闯进他的思维才能做到,但他注定会失败。


Master向来都是更好的思维控制者。


他能感觉到他的泪水又回来了,再次抓住他的情人无力的手祈求着:


“求你了……接受吧……我想这么做……我不能让你死掉……我需要你……求你了……”


Koschei脸上露出一个疲乏的微笑。


 


“你不得不目睹我每一次的死亡,我很抱歉。上次我告诉你,我赢了,然而我并没有。我输了。我们输了。每个人都输了。”


 


“不……别离开我……你答应过……850年前你在Gallifrey就答应过……别……我不想让你……别,别,别……让我试试吧……我不能再失去你了……拜托了。”他口中脱出的这些话语越来越像痛苦的低语,折射出他眼中的泪水。


 


“你带走了鼓声……因为你我才又能自主思考……我活了太久,也太快。Theta……我的Doctor……我爱你,永远如此,但我无法容忍你因我而死。我做不到。”


 


“你觉得我就可以?从我记得起就只有我们。朋友,伴侣,敌人……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们……我试过……但终究是你,即使你在摧毁世界。别留下我,Koschei……别……别……”他吻着他,“我爱你,远超你的想象,而你想让我放你走?”


 


“是的。”他撑起自己,面朝着Doctor。“太晚了,你也知道……就别做什么蠢事了你这个多愁善感的笨蛋……而且我可以想象,因为我也如此。我追随了你几个世纪,数个星系,而现在……我没能与你并肩……我越过了你……我们现在……要道别了……”


Koschei揽过Theta的脖子狂热地吻着他。


Doctor以同等的热情回应,即使是在听见机器长兀的声音之后。他感到Koschei嘴唇的触感逐渐微弱,他怀里的身体渐失生机。


他抱住那死去的身体,紧紧抓着这宇宙间他唯一想共渡永生的人。


他闻着血液的铁锈味和他亡故的爱的独特气息。


……


即使Gallifrey已经永远消失了,Koschei闻起来依然像是红草,红铜,以及家。


现在他也消失了。


他的双腿瘫软下来,他滑坐在地板上,Master依然在他的手臂间。


 


他不再尖叫。


 


宇宙间无人倾听。


 


即使眼泪也已停止。


一切归于空无,他只是坐在那里,Koschei在他怀里。


TARDIS开始播放旧日里他们最爱的乐曲,当他们还是小孩子的时候。


他们只在TARDIS里提起过一次,但她记住了。


她把词句送进Doctor的脑海,他甚至没有丝毫抵抗。


有什么意义呢?


他在Koschei的短发上留下一个吻,开始用Gallifrey古老的语言吟唱起那乐章。


这语言曾经只属于他们。


现在只属于他。


永远只属于他。


他的……


这狭小的大蓝盒子里的疯男人……


Doctor的……


Theta的……


 


如今他已这般。


失去了Koschei的Theta。


f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