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叉不叉×

重力に囚われず飛翔する完全な自由

刀马刀#迷失

大惊失色:

“Koschei…”
Theta舒舒服服地枕着胳膊躺在一边,草汁清香的味道钻进他的鼻子同时给袖子染上了淡红色。他眯着眼迷迷糊糊地看着Koschei漂亮的眼睛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。
他刚从一个梦中醒来,那是个可怕的梦。他梦到未来的自己和Koschei.
在梦里,Theta感到很害怕。Koschei不再用闪着微光的眼弯眸笑着看他,也不会再精神奕奕地跟他辩论任何课题,而是满脸疯狂的笑意开始无穷无尽的杀戮。自己无可奈何又不得不奋力挣扎,打斗。他只知道得阻止这一切的发生。事情似乎接近好转,可又没有。枪声过后对方双眼紧闭躺在他怀里,心跳停止。
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。于是他终于忍不住抱着Koschei的尸体哭了,勒得很紧。但至少他还能用拥抱Koschei压下看到这一切变化后的不安和恐慌。
Theta恍惚地亲手把Koschei的遗体抱上木柴堆,又亲手点燃。火光里好朋友的轮廓模糊拉扯扭曲。灼热的温度和刺鼻的气味提醒着Theta。他再也见不到Koschei了。那一瞬间他咬紧牙看着上飘的烟尘,眼眶一阵发热但却没有泪水流出,双目圆睁,似乎这样就能分辨出在那些微小的颗粒中,哪些是木头燃烧的碳物质,哪些是Koschei.
“Theta”
Koschei合上手中的厚重书本,舒展了一下身体伸了个懒腰,在哈欠声中混含不清地回应。还是少年体格的他长袍下的腰身有着很好看的曲线显得异常柔软。风卷起几根草丝也扬起他的袍角。
是的,那只是个愚蠢的噩梦。Koschei就在他身边,如此真实地。头发上甚至粘着一根红草。
Theta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,他坐起身伸手探过去试着帮他拿掉。指尖靠近。
Koschei似乎知道他的意图,又因为这样的动作过于亲密显得有些微愣。但他没有躲。
Theta轻轻碰上Koschei的头发。Koschei轻轻地笑了。可还没等Theta感受到任何触感,Koschei的脸就这么突然从他眼前消失了。
Theta只能看到风席卷过草地奔向远处留下的一片模糊的橙红色虚影,带走了指尖那片草叶。天边云的轮廓浑浊地搅合在一起。他感到一阵眩晕。Koschei……
他去哪儿了?

“Use my name”
“Master……”

“Who are you?”
“Oh you know who I am, I'm Missy."

评论

热度(12)

  1. 大叉不叉×大惊失色 转载了此文字